首页 资讯 娱乐 搞笑 体育 乐活 财经 科技 音乐 社会 综合 汽车 影视 网络视频

北京赛车微信群 打造网络视频第一网

旗下栏目: 资讯 搞笑 游戏 网络剧 微电影 时尚美妆 旅游 脱口秀 学习考试 小知识 健康养生 动漫 娱乐八卦 汽车

首页 > 网络视频 > 网络大电影 > 網絡電影迎來發展窗口期

網絡電影迎來發展窗口期
来源: | 作者: | 人气: | 发布时间:2020-05-20
摘要:

網絡電影迎來發展窗口期

《東海人魚傳》劇照

網絡電影迎來發展窗口期

《法醫宋慈》劇照

突如其來的新冠病毒疫情,讓全國院線從春節開始一直處於停擺狀態。不過院線電影的停擺並沒有影響到網絡電影的播放,相反,這期間,優酷、愛奇藝和騰訊等平台的網絡電影迎來了比較快的發展,經過前幾年的市場培育,網絡電影有望迎來新的發展契機。

12部網絡電影分賬票房超千萬

春節前夕,受疫情影響,7部春節檔電影集體退出院線放映,但徐崢執導的《囧媽》很快轉而跟“字節跳動”合作,在它旗下的多家平台上免費播放,引發業內爭議。2月1日,王晶執導的《肥龍過江》也轉而跟騰訊視頻和愛奇藝合作,在這兩家平台上“付費超前點映”,引起轟動。這兩部院線電影趁機轉戰流媒體平台和網絡平台,也讓更多的觀眾開始關注起網絡電影。

“2020年春節假期,優酷日活躍用戶和用戶時長創下了2018年俄羅斯世界杯以來的新高。電影的播放總量比平時有了兩倍以上的增加,總體講,優酷上網絡電影播放量均超出預期”,優酷網絡電影中心總經理蘆洋這樣告訴記者。他表示,優酷這個春節內容上線的基礎量是在疫情之前就定的,和疫情關系不大。但隨著情況的嚴重,為了滿足大家宅在家裡更多的觀影需求,優酷也臨時增加了一些影片,“從客觀上,觀眾的線上觀影熱情大大提高了,這也增加了行業對網絡電影的信心”。他認為,傳統的院線電影制作團隊對網絡電影的心態也更開放了,越來越多的成熟團隊想要積極嘗試網絡電影,總體對行業來說是一個利好。

據統計,今年1月,在優酷、愛奇藝、騰訊視頻三家平台上線的網絡電影高達64部,其中12部網絡電影的分賬票房超過了千萬。

名導名演員開始積極參與進來

2014年,愛奇藝首先提出了“網絡大電影”的概念,隨后,迎來了快速發展期。據統計,2015年,網絡大電影的播出數量高達650部,到了2016年,網絡大電影上線的數量居然高達2000部。野蠻生長的結果是有些作品在內容和形式上都良莠不齊。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業內人士告訴記者,最早幾年,由於監管的不規范,很多制作網絡大電影的公司從中掙到了不少錢。當時很多“網大”的成本隻有幾十萬元,主要目標觀眾是三四線城市的青年,他們有自己喜歡的觀影需求,“迎合了他們,就很容易取得高票房”。

不過從2017年3月1日開始,《電影產業促進法》全面實施,網絡大電影與院線電影審查標准逐漸統一起來。2019年10月23日,“愛優騰”三家平台發出倡議書,建議用“網絡電影”作為互聯網發行的電影的統一稱謂。

整體上,網絡電影的數量這兩年是下降的。2019年,網絡電影的數量下降到789部。蘆洋認為,目前網絡電影正在進行一個“減量提質”的過程,但2019年網絡電影全年累計正片的播放量為48.2億次,比2018年的38.9億次增加了24%。“這意味著市場回歸冷靜,慢下來花成本和精力去做劇本,會杜絕很多粗制濫造的作品。”以往很多片子,從開始籌劃到最后上線隻要一兩個月,這不符合生產規律。網絡電影從吃流量的紅利,吃題材的紅利,到真正地花更多的時間在文本內容創作上,“對於行業是利好”。

2018年9月,由淘夢出品,林珍釗執導的《大蛇》在優酷播出,上線88天,最終分賬票房為5078萬元,這是迄今為止網絡電影分賬票房最高的紀錄。蘆洋認為,怪獸災難片一直以來都是好萊塢的暢銷片種,但在國內,院線電影中幾乎沒有這種類型。“這也是《大蛇》能取得高票房的主要原因”。

最近幾年,網絡電影的成本和類型都有了新的發展。在成本方面,目前上千萬的制作成本已經比較常見,雖然這個數字跟院線電影相比不值一提,但相比網絡電影剛開始幾十萬的制作成本,增長的倍數非常驚人。在類型上,網絡電影甚至比院線電影的類型更加豐富,從驚悚、恐怖、科幻、喜劇,女性題材,應有盡有。比如優酷季播網絡電影《北京女子圖鑒》,就是網絡電影在現實主義都市女性題材中的一次全新嘗試。

隨著網絡電影的發展,知名導演和演員也開始參與進來,比如王晶、高群書、張國立等導演,比如潘長江、趙文卓、張一山、包貝爾、鄭伊健、梁小龍、陳浩民等演員,尤其是陳浩民,拍攝了大量的網絡電影,儼然是把網絡電影當成了表演的主陣地。這幾年,網絡電影也涌現出了像淘夢、奇樹有魚、項氏兄弟等頭部制作公司,在網絡電影制作領域各領風騷。

未來1000萬或僅是票房及格線

隨著制作經費的增加,網絡電影也開始在營銷上發力,“目前,一部網絡電影的營銷費用大概在10%到15%左右。”一位業內人士告訴記者,雖然從數目上看,隻有一百萬元左右,但是這些錢的去處都非常清晰,不像有些院線電影,幾千萬的營銷費用很可能是一筆糊涂賬。

蘆洋告訴記者,《大蛇2》是行業內首部提前30天進行宣發的網絡電影,優酷在發布預告片及海報階段便開始對宣發效果進行測試,並在燈塔平台進行了試映,成功做到了宣發效果可控化。而在線下,《大蛇2》首次在網吧舉行了線下營銷活動,其中,優酷的“優合計劃”在全國500家網咖的55000塊屏幕上出現,給《大蛇2》帶來了5.6億次的曝光,精准覆蓋了目標用戶所在的下沉城市及鄉鎮的目標觀眾。這些營銷新思路都給網絡電影帶來更多的目標觀眾。

淘夢創始人陰超預測,2020年網絡電影票房過千萬的有望突破100部,“未來1000萬票房隻能是網絡電影的及格線。”他認為,目前的網絡電影,從故事情節的設置、特效制作的精良、演員表演的准確以及如何激發觀眾的情感共鳴等方面,還有很大的提升空間,“網絡電影可以做的更加雅俗共賞。”

對於網絡電影的未來,蘆洋表示,網絡電影的發展還處於早期,遠遠沒有到預測天花板的時候。而這次新冠病毒疫情,讓大家意識到了線上觀影的便捷性,“之前傳統影視行業對網絡電影的制作還是有包袱和顧慮的,現在觀念完全放開了”。他認為,未來觀眾對網絡電影的整體需求會越來越高,要真正在題材多元化上提升質量,“細拆分的話還是要落實到我們如何拍出更好的片子,堅持做精品內容和類型創新,以及如何更好地開展營銷。內容精品化、營銷精細化將是未來網絡電影發展的大趨勢”。(本報記者 王金躍 文並圖)

網絡電影迎來發展窗口期

點擊查看人民網貴州頻道新冠肺炎疫情報道

(責編:羅彬月、陳康清)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