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资讯 娱乐 搞笑 体育 乐活 财经 科技 音乐 社会 综合 汽车 影视 网络视频

北京赛车微信群 打造网络视频第一网

旗下栏目: 资讯 搞笑 游戏 网络剧 微电影 时尚美妆 旅游 脱口秀 学习考试 小知识 健康养生 动漫 娱乐八卦 汽车

首页 > 网络视频 > 资讯 > 青客公寓屡陷维权风波 “长租第一股”连续三年亏损

青客公寓屡陷维权风波 “长租第一股”连续三年亏损
来源: | 作者: | 人气: | 发布时间:2020-03-25
摘要:

长租公寓运营商青客公寓(QK.US,下称“青客”)拖欠租金、押金一事近期持续发酵,深陷房东、租客投诉风波,部分房东已联合向相关部门实名举报青客拖欠房租和偷税漏税情况,准备起诉。

尽管青客相关负责人向《华夏时报》记者强调青客要求房东减租“不存在‘两头通吃’情况”,且拖欠租金、押金皆因疫情影响正常复工所致、会逐步恢复正常,但屡陷维权风波的青客,其发展前景已不容乐观。根据首份年度报告,其2019年净利润亏损达4.98亿元,近三年累计净亏损已达12.42亿元。同时,2017年-2019年的资产负债率也持续上涨,分别为137.17%、143.82%和145.02%。

强制减租“两头骗”?

去年底发生的青客“降租解约”事件未平,“强制减租”风波近期又起。今年2月以来,青客以疫情致使公司业务暂停造成损失为由,要求房东主动减免1-3个月租金与其“共渡难关”,加剧了房东们的质疑。

上海房东周峰(化名)向《华夏时报》记者展示了青客工作人员发送的短信:“受新冠病毒肺炎防控措施影响,诸多青客会员(租客)未能返程,房屋空置。为防止外来病毒流入,青客公司按照政府要求暂停出租业务,无法正常复工。为能共渡难关,青客公司抗疫套餐免除签约会员二月份租金,援鄂一户人员免全部租金。在此恳请房东按照法律规定免除疫情期间的租金。”

在由近500名房东组成的微信群中,大多数房东都表示无法接受减免2、3个月租金的要求。周峰向《华夏时报》记者解释说,房东们担心自己答应青客免了租,但租客却没有享受到,减免的租金会被青客“截胡”。实际上,数名房东也表示,自己与租客沟通得知“房客租费一分不少,正常收钱”。

据悉,遭房东反对后,青客的态度有所缓和,向房东们提出了三个方案:免除半个月租金;仅支付一个月房租,剩余两个月在合同到期后支付;季付改为月付。但愿意接受方案的房东仍为少数,不少房东选择直接解约。

按照流程,青客会将季付租金在当月25日前打入“青客宝”(青客自有APP),再由房东操作提现至银行卡。但多名房东发现,租金虽然被打进了“青客宝”却无法提现。为此周峰等人先后多次致电青客客服、管家,向青客上海总部寄送催款单,始终未得到回应。不仅如此,房东们还发现,青客长期拖欠合同规定应承担的水电费,已有房东被拖欠了上千元。

房东们与青客之间的矛盾激化,租客们也受到波及。部分租客过上了没电没水的“原始生活”。同时,一些租客的境遇更是糟糕。在新浪网旗下消费者服务平台“黑猫投诉”上,有租客写道,自己的租期于2021年到期,但今年2月底青客就和房东解除了合同,“房东要求我立刻搬离”。其称数次向青客索要解约通知书,要求立刻停止贷款、退还押金等,但青客以未复工为由,不予办理,也未为其提供新住处。而他被迫搬走之后,为期2年的租金贷仍在还款,“不还怕影响征信。”

与此同时,按照合同规定的条款,租客退房后,青客应在15个工作日内退还押金,但许多已经退房的租客都未能按时拿到押金,被拖延1-3个月不等,且退回后也往往在“青客宝”中难以提现。“业务员一会儿一个说法,青客400投诉电话打不通,基本上拿他们没办法。”

“拉锯战”持续至今,房东、租客们的怒气已无法平息。《华夏时报》记者看到,截至3月18日,在“黑猫投诉”上,有关青客公寓的投诉已多达3152条,部分房东也联合起来向相关部门实名举报青客拖欠房租和偷税漏税情况,准备起诉。

2019财年净亏损4.98亿元

3月17日,对于房东与租客们反映的多个问题,《华夏时报》记者向青客方面进行求证。

“这个情况不存在,我们给武汉所有租客都进行了免租,可以关注我们公众号信息。”一名陆姓负责人断然否定了房东们质疑的“两头通吃”情况。《华夏时报》在青客微信公号上看到,2月4日,青客提供了新签用户30天抗灾免租福利;3月2日,针对武汉地区租户推出补贴活动。

至于拖欠租金、押金的问题,青客方面则解释说,是因为租金、押金需要在“青客宝”中完成对账后才可以提取。而从1月份员工放假后,很多仍在隔离区或返回后处于隔离期,包括租金对账、缴纳水电费等工作目前无法正常开展,处理速度会慢一些,押金最晚则会不超过45个工作日内退回。

从去年底至今,青客的种种表现也令人怀疑其是否出现了流动性困难,陆姓负责人对此保持了沉默。不过,此前有青客负责人公开强调,青客目前的资金状况还是比较好的,账面金额还有1亿多元,并且很多银行额度也还没动用;公司手中的部分房源出现亏损,大概仅占全部房源数量的1.8%。

但公开资料显示,有着“中国长租公寓第一股”之称的青客一直处于亏损状态,盈利现状并不乐观。2月19日,青客发布了首份年度报告,显示2019年净利润亏损达4.98亿元,2018年为-4.99亿元、2017年为-2.45亿元,近三年累计净亏损已达12.42亿元。

年报显示,2019年,由于租赁单位数量上升的主因,青客实现营业收入为12.34亿元,同比增长38.65%。但同时青客的资金状况却在恶化,2017年、2018年、2019年的资产负债率分别为137.17%、143.82%和145.02%。

值得一提的是,青客在年报中披露,“租金贷”形成的预付租金收入是其流动负债的主要构成部分,如果租户提前退租,青客公寓需承担一次性退还贷款的责任。截至2019年9月30日,公司与11家金融机构合作,有65.40%的租金使用租金贷支付,年利率在4.35%到8.60%之间的未偿还本金为7.57亿元,有16.50%的租客正在申请租金贷。但在2019财年,有48.40%的租客在预付款涵盖的租赁期内终止合同,即使扣除了押金,青客公寓表示仍有可能没有足够的资金归还所有未使用的租金。

不过,客观地说,疫情之下青客所面临的巨大挑战,也是很多长租公寓运营商们都无法回避的。克而瑞研究中心发布的报告显示,超六成的企业在疫情期间营收较去年同期下降80%以上。来自联城行的一名专家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当下,持续的低出租率、高违约率和因防疫产生的高额成本导致的巨大经营压力,对长租公寓来说确实是寒冬。目前行业的投诉量也很多,各租赁经营机构都面临压力。

有业内人士直言,尽管从目前的形势来看,行业还没有到生死存亡的阶段。但很多长租公寓企业被商业模式带来的资金压力扼住了喉咙,若疫情继续下去,可能爆雷的长租公寓不在少数。

当然,行业中仍不乏乐观的声音。景晖智库首席经济学家胡景晖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2020年将是中国长租公寓浴火重生、涅槃再造的一年,继续看好长租公寓,相信未来一定会越来越好。”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