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资讯 娱乐 搞笑 体育 乐活 财经 科技 音乐 社会 综合 汽车 影视 网络视频

北京赛车微信群 打造网络视频第一网

旗下栏目: 资讯 搞笑 游戏 网络剧 微电影 时尚美妆 旅游 脱口秀 学习考试 小知识 健康养生 动漫 娱乐八卦 汽车

首页 > 网络视频 > 脱口秀 > 思文 脱口秀女演员的战场不是“赢”这么简单

思文 脱口秀女演员的战场不是“赢”这么简单
来源: | 作者: | 人气: | 发布时间:2019-10-04
摘要:

  9月22日晚,第二季《脱口秀大会》正式收官,思文成为唯一一个进入前三名的女脱口秀演员。

  从素人到艺人,思文完成了事业上的跃升,随之而来的名利,又让跃升被无限放大。今年夏天,同学来家里做客,看到化妆台上堆着一整排口红,向她感慨,你现在真是活到了女人的极致。在互联网世界,这句话更容易被翻译为人生赢家或女性榜样。

  思文的微博有近83万粉丝,女性居多,且活跃。粉丝喜欢她吐槽老公程璐的段子,似乎可以从中投射自己,向琐碎生活寻求潇洒的余地。她的代表作,渐渐开始代表她。

  身处浪潮,成为榜样,在自我与人设找到黄金分割点之后,用什么标准看待自己和生活,似乎是一个以解构现实,传递价值为职业的表达者必须直面的问题。

  曾经很长时间怀疑自己的喜剧能力

  第二季《脱口秀大会》总决赛现场,思文在倒数第二轮的battle赛中,以一票之差输给王建国,失去了与卡姆争夺总冠军的机会,总成绩位列第三。当晚的庆功宴上,李诞对思文说,如果是你最后和卡姆PK,结果还真不一定吧。思文说,季军挺好的,卡姆都在舞台上露胸了,没法跟他PK。

  在总决赛登场之前,思文并不满意自己的稿子,素来表现稳定的她,在这一季中已有失手的经历,关于夫妻关系的吐槽,副作用开始显现,观众审美疲劳了。王建国评价思文的作品,总在观众前面,又总在观众够得着的地方。从另一个角度理解,这是一种安全操作,如同思文此前的人生——稳定压倒一切。

  是否走出题材的舒适区,某种程度上,就像当初离开国企成为脱口秀演员一样,是享受安稳与不甘于安稳之间的博弈,唯一不同的是,如今她除了现实的提醒,还多了主动的勇气。这是脱口秀带给她的,经过几年的舞台摔打,她擅长讨喜的性格,开始在自己身上起作用。

  即使出场时心理上有些不笃定,但这场表演的最终得票数依旧是思文式的,稳定仍在产生效应,“其实稿子就那样,表演也就那样。”她发现自己可能真有一些属于舞台的天赋,包括观众缘。

  她记得第一次在《今晚80后脱口秀》上表演,整场冷掉,只有最后一个包袱响了,其中还有鼓励的成分。下台后,整个人陷入自绝于行业的尴尬。《今晚80后脱口秀》是电视节目,团队会做收视分析,在那期节目里,收视率的峰值出现在思文表演的时段,至今她都觉得是段挺神奇的经历。

  好友梁海源觉得思文这些年最大的变化,是开始享受舞台和表演。在某期录制现场,梁海源坐在台下,看着思文上场的瞬间,忽然觉得眼前这个熟悉的女生有些不一样,“大家(出来)都是选手,她出来你感觉是个明星。”

  曾经有很长一段时间,思文怀疑自己喜剧上的能力。签约笑果文化之前,她在深圳演出不超过五场,随后一纸合同,她成了专业人士,她的不安中,还有另一个因素,是她所得到的合同,有一部分她是编剧程璐的妻子的缘故,像一个附属角色。

  签约两个月后,同一批演员去北京做线下演出,公司没有通知思文参加,她想,自己是不是已经差到公司连动车票都不想承担的程度。“就是觉得自己不匹配这个工作,这份工资”,在思文的回忆里,那时候感觉随时会被辞掉,公司之所以还没动手,可能是考虑程璐的面子。

  别人费尽心力争取的她却唾手可得

  现实的转折发生在2015年的“残酷开放麦”现场,那是这一季《脱口秀大会》线下选拔赛的雏形,演员的表演会被投票打分,笑果文化创始人叶烽依据打分评判演员的作品。已经开始考虑转型当瑜伽教练的思文被程璐拉着去参加。

  那天她表演的段子多是吐槽男人,演出后,叶烽的评价是“完全没想到”。叶烽建议她,以后可以多用女性的角度,形成自己的风格。忽然的认可只是缓解了思文的焦虑,但并没有勾起她额外的欲望。有朋友在《今晚80后脱口秀》播完后给她发微信说,为什么你站在台上总是一种想逃跑,想赶紧结束的感觉,别人表现得都是留恋和享受。

  对思文来说,从线下演出中突围,动力并非是赢得更大的舞台,她只是不愿意被淘汰而已,就像最初不想被公司辞掉一样。这种心态也曾短暂地在这一季节目里出现。所有人都想赢,她并不特殊。“残酷开放麦”,关键词是残酷。

  半决赛舞台上,张博洋在表演结束后表示,无论当场得票高低,都不会再参加下一轮比赛,他已经没有了创作状态。节目开播前几期,就有之前的人气选手因为接连落选,向节目组提出退赛,后来在“残酷开放麦”环节晋级,才收回决定。

  一季节目下来,她重新认识了一些人,当然,也被别人重新认识。这几年,她是被公司保护的选手,上一季《吐槽大会》,她因肾结石复发,节目组不断地跟她确定,是否真的不来。一直到节目最后,这个行业里最具影响力的舞台,仍为她留有绿色通道。思文说,或许因为这个行业里女生太少,她得到了一些性别上的福利。

  思文唾手可得的机遇,对别人来说,需要费尽心力争取,被质疑已不可避免,她也需要一次新的证明。

  这一季《脱口秀大会》,线下线上的环节,全部依靠现场投票。“残酷开放麦”的晋级规则是每场票数前三名直接晋级,四至七名依据票数与现场表现的综合性定夺。她在“残酷开放麦”的成绩,是两次公投第一,三次第四名,一次第六名。

  在庆功宴上,一个向来不喜欢她的编剧在和她敬了酒时说,“这一季下来,发现你稿子真挺牛的,更不用说表演了”。思文回,“表演还用你说”。从残酷比赛中杀出的故事并非第一次上演,只是故事曾有另一个走向——《2015中国喜剧脱口秀节》线下选拔赛,思文觉得自己的表演不具备竞争力,不想知道结果,也不想听到点评,便在公布名次之前离开了。那晚她的成绩是第二名。主持人微信通知她晋级下一轮的时候,她已经睡觉了。

  初入名利场落差感持续存在

责任编辑: